大会首页     会议动态     会议机构     会场视讯     精彩瞬间     代表热议    浙江人大门户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表热议
治水拆违,赴一场“绿色之约”
代表、委员聚焦“三改一拆”“五水共治”
作者:邓国芳 陆遥 来源:浙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6-01-28 11:16:00

  在浙江,河长,是极其特殊的一种身份,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1月27日下午5时,省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闭幕。从省人民大会堂里走出来,柴永强、赵跃进、戚永远3位委员临别之际,许下一个约定:如果今年大家还当河长,明年省两会再次聚首杭城论道。

  省政协委员、嘉兴市副市长柴永强认为,“五水共治”、“三改一拆”两大转型升级组合拳“重招”,是浙江践行五大发展理念的重要抓手,是建设“美丽浙江”的品牌工程,更是广受百姓点赞的民心工程,必须持之以恒地抓下去,一抓到底,抓出成效。

  毋庸置疑,对浙江而言,治水拆违,已成为加快绿色发展、高水平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助推器。

  回头看——看经验,找短板

  这是一份令人自豪的成绩单:过去五年,浙江坚定不移地推进环境整治,尤其是2013年以来,打响治水拆违攻坚战,共消灭垃圾河6496公里、整治黑臭河5106公里,新增污水收集管网11500公里,完成“三改”面积5.8亿平方米,拆除违法建筑面积4.7亿平方米。

  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新面貌:之江大地,一条条河流逐渐变清,重现儿时美景;城乡面貌告别脏乱差,变得有序、清洁、靓丽。地表水Ⅲ类以上水质断面比例提高11.8个百分点。5500万浙江人的共同家园,向着天更蓝、水更清、地更净的目标前行。

  在柴永强委员看来,“五水共治”、“三改一拆”是浙江的两大创举。工作机制、工作理念、工作目标和工作体系,都十分完整且富有成效。面向“十三五”,这两面旗帜还是要高高举起,常抓不懈。

  “成绩固然可喜,但也要冷静下来思考,有哪些成功经验,有哪些不足之处。”来杭参会首日,省政协委员、台州市副市长赵跃进就直抒胸臆:“治水是项系统工程,不可随便匆忙上阵,只有科学规划设计,合理安排施工,抓好工程质量,才能真正把好事办好、实事办实。”

  常在广州和浙江两地奔走,去年以来,省政协委员、浙大细胞生物学研究所所长李继承鲜明地感受到治水拆违给浙江环境面貌带来的巨大变化。他的看法也和赵跃进委员一致:“‘五水共治’已有两年多,那就要坚持‘回头看’,查找短板,发现问题,在今后五年的工作中进行弥补和改善。”

  说到短板,李继承委员还建议,“五水共治”的各项工程,应更加因地制宜,符合生态学导向。因为他在农村调研时,发现很多过去充满自然野趣的乡村河道,因为治水工程过于“简单划一”,失去了原有的美感,“河岸两边的驳坎,统统用水泥抹起来,河道生态遭到破坏。”

  为此,他建议政协委员可阶段性地对这些重大民生工程“杀个回马枪”,坚持“回头看”,为工程能够起到更好效果,积极提出合理化建议。

  治水如是,拆违也一样。省人大代表、瑞安市塘下镇陈岙村党支部书记陈众芳分析说,有些地方违建反弹,与规划和管理滞后有关,“要加快建立健全‘三改一拆’长效机制,对拆后腾退的土地,及时明确规划和用途,对拆后重新违建的要予以严厉惩处。只有这样,才能杜绝违建死灰复燃。”

  向下看——看民情,促共治

  27日上午,寒潮过后的杭城,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政协分组讨论的间隙,柴永强委员和丽水市副市长戚永远委员分别从民盟、民革的会议室里走出来,坐在走廊的沙发区,交流起当河长的酸甜苦辣:“你那条河叫什么名字?”“松阴溪啊!”“你的呢?”“明月河,还有苏州塘。”“名字都很好听!”两人感慨道。

  农村治污是当前治水的重点。嘉兴是平原河网,水体流动性差,在农村埋设生活污水管道时,为形成自然落差,污水管道的埋设,也必须由浅入深,而最深处要达七八米,但这样却不利于日后检修。这是柴永强委员的苦恼:“你那儿肯定不存在这样的烦恼吧?”戚永远委员点点头,但他又说道:“在丽水山区,住户相对分散,空心村多,实施农村污水处理工程,成本高难度也很大。”

  “众多民生实事中,老百姓对‘五水共治’的满意度最高,我们必须持之以恒地抓下去。”戚永远委员说。

  随着交流的深入,两人同时说到一个问题:治水,终究是要凝聚社会力量。“治污水,保清澈,或许会牵扯到许多单位、企业甚至个人的利益,也需要水系脉络上各个地方互相配合与支持,更需要全民主动参与的主人翁意识。”他们表示。

  有个画面让戚永远委员印象深刻。丽阳坑,曾是丽水莲都区内一条著名的黑臭河,沿岸居民怨声载道。丽水市委主要负责人不畏艰难,主动担任这条河的河长。经过整治,丽阳坑如今焕然一新,沿岸居民拍手称赞。令人欣喜的是,沿河的一群老年居民,还主动成立护河队,守护着门前的一溪碧水。

  “治河,光靠党员干部冲在前面还不够,还要发动人民群众广泛参与。”戚永远委员说,在健全治水长效机制的过程中,也要重视建立群众参与体系,提升群众对治水的认识和意识,“要化行政推力为百姓的自觉行为,让治水成为全社会的共同目标。”

  在嘉兴南湖,成千上万的养殖户为配合“五水共治”,关停拆除养猪场,转产转业。这个过程中,柴永强委员看到了百姓的大义。“相信环境会改造人,会提升百姓的意识。”他说,“守护环境,终究要靠每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作为一名学者,省人大代表、杭师大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执行院长王慧中对治水很关注。他说:“治水,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我们要调动起全民参与治水的意识,将政府的决策转化为百姓行为,形成人人治水的良好氛围。相信在政府的指导下,我们一定能写好治水这篇大文章。”

  向前看——看转型,谋发展

  “光有‘拆’不行,关键是要‘改’好。”省人大代表、浦江县黄宅镇曹街村党支部书记曹龙水直截了当地说,“拆”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用”。浙江治水拆违,终究是要倒逼经济转型升级,走上绿色发展之路。

  在曹街村,结合水晶产业和养殖业整治,村里积极推进“三改一拆”,共拆除60多间厂房、20多间猪棚。违建拆除后,村里引导村民及时改造。“美丽庭院靓起来,农田复耕活起来,农民精神富起来。”曹龙水代表说,如今走在曹街,处处都是景色宜人的小花园。

  对此,身为浦江人的戚永远委员感触很深。小水晶,曾是浦江经济发展的“五朵金花”之一,但千家万户式的生产方式,也让浦江的河流受到了严重污染,违章建筑布满房前屋后,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随着治水拆违的深入,浦江面貌焕然一新,到处洋溢着新的生机。

  工作在丽水,身为松阴溪河长的他,也同样感受着这场美丽的蜕变:“治水拆违以来,丽水全市大约关停、整顿、提升、入园3000多家污染型、高耗能的企业。”在丽水经济技术开发区,制革企业结合治水,不断升级技术,改造设备,实现循环生产、清洁生产。

  “污染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柴永强委员说,对嘉兴而言,治水直接面临的,就是“一只猪”、“一织机”和“一方水”、“一方人”之间的选择。

  嘉兴特别是南湖区,曾是长三角地区著名的生猪供应地,百姓靠养猪勤劳致富。因为有距离上海近的地理优势,前几年又盛行饲养“过路猪”,大量养殖污水排放在嘉兴。而在秀洲区,千家万户的喷水织机,为百姓带来财富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直排河道的“牛奶水”。

  加上嘉兴地势低洼,平原河网流动性不强,长期以来,嘉兴水质始终在Ⅴ类与劣Ⅴ之间徘徊,生态环境早已不堪重负。“这是一种畸形的社会发展形态,终究不可持续。”柴永强委员说。

  3年来,嘉兴以生猪减量提质为目标,大规模关停低小散养殖户,拆除田间地头的猪舍,同时要求规模养殖场切实抓好污水处理。在治水拆违的倒逼下,嘉兴很多大型养殖企业开始寻求与科研单位的合作,从供给侧角度出发,提供更适合都市人口味、附加值更高的猪肉制品。

  而在秀洲区,作坊式的喷水织机生产方式,亦已成为历史。“通过集聚入园,或建设小集聚点的方式,把散落在每家每户的喷水织机,集中起来生产,统一收集处理污水。”柴永强委员说,治水拆违,治出了嘉兴的新面貌,拆出了嘉兴的发展新空间。

  不忘昨日的来处,认清明天的去向。寒冬里的省两会,在回望“十二五”、展望“十三五”的交流和思考中,让代表、委员的心里更加踏实、目标更加清晰。

  要再接再厉、乘胜追击,狠下一条心再干五年,在“十三五”期间持续深入推进“三改一拆”、“五水共治”,把系列组合拳打得更漂亮、更有威力、更有成效,不把违章建筑、不把污泥浊水、不把脏乱差的环境带入全面小康,确保浙江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省委、省政府发出的号令!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浙江省人大常委会主办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杭州飞利信至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00002号